中国盲协主席李伟洪谈“通用盲文”的推广

2016-10-11  |  点击量:11293   |  来源:盲人月刊
关键字: 视障

导语:现行盲文与双拼盲文之争由来已久,两种盲文并存并用的现状,给盲人的学习和阅读增加了不少困难。例如,许多使用现行盲文的盲人读不了双拼版的《盲人月刊》,而掌握了双拼盲文的盲人又无法摸读用现行盲文出版的图书......为解决这个痼疾,2015年12月,中国残联、教育部、国家语委、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编发了《国家手语和盲文规范化行动计划》(2015—2020年)。根据行动计划的安排,从2015到2017年要在社会一定范围内对“国家通用盲文试行方案”进行试点。汉语盲文的规范统一,对全国盲人来说是一件大事。就此改革的背景与意义,《盲人月刊》记者那漠采访了中国盲协主席李伟洪

那漠:盲文规范化,确定采用“通用盲文”,究竟什么是“通用盲文”呢?

李伟洪:目前我国采用的盲文有现行盲文(俗称旧盲文)和双拼盲文(俗称新盲文),而此次确定采用的“通用盲文”,实际上就是现行盲文全面标调及简写的方案。也就是在现行盲文的基础上实现字字标调,并简写了部分调号。换句话说,它是在不改变现行盲文符号体系、不增加太多篇幅的前提下,实现了字字标调,它是现行盲文的升级版。

那漠:“通用盲文”产生的背景是什么?

李伟洪:1949年以前,我国虽有几种不成熟的、地方性的盲文在使用,但却没有一种统一使用的规范的盲文文字,解放后盲人文字的整理、研究才提到了一定的议事日程。1952年原教育部盲哑教育处黄乃先生经过研究提出了一套以北京话为基础、以北京语音为标准、实行分词连写的《新盲文方案》(即现在的现行盲文)。这套方案共有52个字母,每个音节一般有声、韵两方盲符构成,采用分词连写方法。遇到同音字(词)和生僻字(词)时可加声调符号以示区别。1953年底《新盲字方案》得到了国家教育部的批准。从此中国大陆盲人有了自己统一的盲文文字。现行盲文一直沿用至今,为普及我国盲人文化教育、提高盲人的科学文化水平做出了重要贡献。应该说现行盲文是比较简单易学的。但是几十年的运用实践表明,它还不是尽善尽美的盲文文字。由于当时没有认识到声调是汉语语音声、韵、调三大要素之一,所以规定现行盲文一般不标调,只在需要时标调。这样在实际使用中仅有5%的标调率。因此,在阅读中一些同音字和同音词不加调是很难区分的;因人而异的标调又造成词型不固定,加重了盲人摸读的难度,常常要依赖上下文来猜测词义与读音,影响盲人对文章的理解,甚至影响文化水平的提高。

为克服现行盲文的这一弊端,上个世纪70年代,黄乃先生在众多盲人和明眼人专家的帮助下开始研究字字带调的盲文。经过近20年的探索和努力,1992年形成了“汉语双拼盲文方案”。汉语双拼盲文继承了现行盲文分词连写的优点,所不同的是它全盘改变了现行盲文一符一母的拼写体系,在两方盲符内采用声韵同型的方式实现了字字标调,从而解决了现行盲文有的标调、有的不标调所带来的要依靠上下文猜测读音和理解词义的弊病。1995年“汉语双拼盲文”经国家语委、教育部、民政部、中国残联、新闻出版总署5部委批准在全国试行推广。但在试行推广过程中,由于汉语双拼盲文在学校识字教学试行阶段受到阻力,当时评估组又提出了暂缓试行的建议。面对这一情况,1999年教育部、国家语委、中国残联下发了《关于暂缓在盲校中推行汉语双拼盲文的通知》,暂停在小学低年级使用汉语双拼盲文教学。汉语双拼盲文的推广工作事实上已停滞。

多年来,汉语盲文的问题长期悬而未决,出现了现行盲文与汉语双拼盲文两文并存的局面。学校仍然使用不带调的现行盲文教学,给盲人学习和教学带来很大困难,成为盲人获取信息的一大障碍。我国盲文应用的这一现状与国家语言文字事业和残疾人事业发展水平极不适应,与广大盲人需求极不适应,与信息时代的发展也极不适应。为切实保障盲人语言文字权利,更好地满足盲人提高文化素质的需求,促进他们的全面融合发展,亟需制定一套统一规范、能被盲人普遍接受的国家通用盲文。

那漠:那么,“通用盲文”是怎么来的?下一步又如何推广呢?

李伟洪:2011年11月,中国残联和教育部委托北京师范大学“国家手语和盲文研究中心”开展了国家通用手语和通用盲文标准的课题研究。通用盲文课题组经过4年多的研究,已顺利结题,形成了《国家通用盲文方案(试行)》。2015年12月,中国残联、教育部、国家语委、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编发了《国家手语和盲文规范化行动计划》(2015—2020年)。根据行动计划的安排,从2015年到2017年要在全国选择部分特殊教育院校、在社会一定范围内对“试行方案”进行试点,通过试点来总结经验,发现问题,完善国家通用盲文方案,最终形成正式的方案。2017年到2020年在全国进行推广。这一计划已作为“十三五”我国语言文字工作的一个重要的专项行动。目前开展的培训工作实际上就是方案的试点工作,通过大家的试用,来完善和改进方案。

那漠:“通用盲文”能适应广大盲人的学习要求吗?

李伟洪:能够适应!盲文作为一种文字必须为广大盲人所接受,这其中包括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文化程度、不同方言地区都能接纳。现行盲文在国内已推行60多年,盲人使用者占绝大多数。因此,在现行盲文的基础上对原有方案进行改进和完善,符合大多数盲人的阅读习惯,比较容易被多数盲人所接受。会现行盲文的盲人即使不懂通用盲文新的标调规则也不会影响阅读。这样盲文文字得到很好的传承,过去的出版物也可以沿用。汉语双拼盲文方案虽然也很科学规范,但它是对原有方案的改革,是用新的方案取代旧的方案,盲人需要另学一套符号,因而推广难度较大,至今未被多数盲人所接受。

盲文作为拼音文字,调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他是汉语拼音声、韵、调三大要素之一,如果缺少一个要素,至少缺少了30%的信息,肯定要影响阅读和理解。猜测读音是拼音文字很大的缺陷。如果有调,至少能念出来,念出来就能帮助理解文意。“通用盲文”实现了字字标调,词型清晰、音译准确、简便易学,彻底解决了过去盲文因标调过少,表音不准确,盲人阅读比较困难,很难区分多音字和多音词,只能靠上下文来猜测词义的问题。特别是随着盲人学习层次的提高,一些文言文字更需要表音准确。“通用盲文”做到了字字标调,这就为盲人更广泛、更深入的学习文化知识创造了条件。

那漠:“通用盲文”在促进我国特殊教育发展方面有什么积极作用?

李伟洪:党的十八大五中全会《决定》中提出:“要提高教育质量,办好特殊教育”。当前国家正在全国实施特殊教育提升计划,要提升特殊教育的普及水平,让每一个残疾儿童都能入学;要提升特殊教育的保障水平,进一步改善教学条件;要提升教育质量,让残疾儿童能够受到好的教育。通过提升计划,把特殊教育包括盲人教育提升到一个良好的水平。

教育的提升与文字是密不可分的,任何教育都要涉及到阅读和书写。对于一个盲人学生来说,阅读和书写盲文是他们获取知识的重要途径。尽管当前信息技术发展很快,盲人学习可以借用一些新的语音技术,但这些技术对于盲人学习而言也只能起辅助作用,绝不可能取代盲文,取代学生的阅读与书写。但是如果我们的盲文文字不规范、不完善,给我们造成信息获取的障碍,这就会影响我们的阅读与书写的效果,影响教学的质量,甚至影响受教育水平的提高。所以一定要把盲文规范化工作做好,把文字的规范化与教育结合起来。盲文的规范化是特殊教育最基础性的工作,只有做好这项工作才能保障教学质量,促进特殊教育事业的发展。

那漠:目前,人类已进入信息化时代,“通用盲文”作为一种文字工具,能更好地适用于电脑、互联网等领域吗?能促进盲人信息无障碍的发展吗?

李伟洪:当然能够!这正是“通用盲文”诞生使用的最大意义啊!当前我们处在信息技术飞速发展时代,盲文也要与现代化、自动化和信息化相结合,如果盲文做不到这种结合,那这个盲文就存在缺陷,就是不完善的,就不是一种好用的文字。盲人主要是靠触觉和听觉获取信息的。盲文要实现信息化,首先要解决汉盲转换,也就是汉字到盲文的转换;盲盲转换,也就是一种盲文与另一种盲文的相互转换;盲汉转换,也就是由盲文到汉字的转换;以及盲文和语音的转换,也就是实现盲文的语音输出和输入。换言之,要实现盲文的信息化,必须做到汉字、拼音、盲文、语音四要素的统一和对应转换。

比如,由汉到盲的转换。由于不加调的现行盲文词型不固定,有时加调,有时不加调,同一个音节在这儿需要加调,在那儿又不需要加调,一些双音节词有的加调,有的不加调,有的在前面的字上加调,有的在后面的字上加调,一词多形、一形多词,致使计算机词库符型复杂,处理困难,转换时往往词型混乱;而“通用盲文”字字标调,词型固定,转换时就不存在这些问题。

再比如,盲到盲的转换。汉语盲文多数都是拼音文字,盲文字字加了调,就可以实现由一种汉语盲文到另一种盲文的相互转换。也就是两个不同的盲文音节符型之间对应转换。过去现行盲文不加调,无法与带调的盲文相互转换。因为没有调的盲文,计算机无法判断应该转到哪个带调的音节上。而“通用盲文”字字标调,完全可以与汉语双拼盲文相互转换,解决两文并存带来的问题。“通用盲文”甚至还可以实现与台湾盲文、香港粤语盲文相互转换。因为这些盲文都是与汉字相对应的,完全可以实现盲到盲的相互转换。这样就可以在计算机上实现两岸三地盲文文字统一。

再比如,盲文加了调,就可以实现盲文的可读,也就是语音的输出和输入。不加调的盲文是无法实现发声的。但加了调的电子版盲文是可以实现发声的。电子版盲文既可以在点显器上摸,也可以用读屏软件或在读书机上听。电子版盲文读物是不存在版权问题的,完全可以公开放在网络上供盲人摸读或听读。实现盲文的语音输出也解决了点显器、盲人电脑等盲用辅具,在输入盲文操作命令时没有语音提示的问题。另外,采用语音识别技术也可以实现语音到盲文的输入。

再比如,盲文实现了字字标调,这就为实现盲文到汉字的转换奠定了基础。将来在建立完善的“通用盲文”语料库的基础上是完全可能实现盲到汉的转换。

总之,推广“通用盲文”对实现盲文信息化具有重要意义。过去就是因为文字有缺陷限制了盲文信息化发展。

那漠:下一步的具体工作是什么?

李伟洪:我们第一批接受“通用盲文”培训的学员已经毕业,下一步,我们要陆续开办培训班。接受了培训的学员,先要带头学会掌握,今后都有担负起“通用盲文”的试点和推广任务。

我国有1700多万视力残疾人,盲文是他们使用的特殊语言文字。盲文的规范关系到盲人的切身利益,关系到盲人语言文字权利的实现,关系到他们文化素质的提高,也关系到他们在语言文字工作中的民生和福祉??我们一定要提高对推广“通用盲文”重要意义的认识,在规定的期限内,把这项工作完成好。

分享到: